梅琳达盖茨专访:新冠疫苗研发需至少18个月,别指望群体免疫

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(Bill Gates)的妻子梅琳达盖茨(Melinda Gates)目前担任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联席主席。长期以来,梅琳达和丈夫比尔一直在关注流行病,并警告称人类需要在全球层面做好更充分的准备。

梅琳达盖茨

目前,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已捐赠了逾450亿美元资金以应对部分全球最棘手的问题,包括疫苗研发和抗击从新冠肺炎到埃博拉在内的疫情。

美国当地时间周四下午,梅琳达接受了《商业内幕》网站总编辑艾莉森肖特尔(Alyson Shontell)的专访,讨论了许多与疫情相关的话题。梅琳达认为,新冠肺炎并非百年一遇的疫情,以后“绝对”会有更多这样的疫情。她表示,世界会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永久性改变,进入“半正常”状态,而且这需要疫苗的大范围普及。她认为,疫苗上市的切实时间约为18个月,和埃博拉疫苗的研发时间一致。

以下是专访要点:

肖特尔:你们家一切都好吧?

梅琳达:和其他所有家庭一样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彻底改变,但是我们也感到十分幸运,我们和孩子都知道这一点。不过确实,生活改变了许多。孩子们在网上学习,我和比尔的所有会议都通过视频会议进行。我的厨艺不佳,所以我在这段时间的下厨多了很多,每个人都想参与进来,为这个家出一份力。

疫苗会让世界恢复正常 研发需至少18个月

肖特尔:福奇博士(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)在本周稍早时候说,在研发出疫苗前,我们的生活可能无法恢复正常。你认为疫苗广泛上市的切实时间会是多久?不用18个月时间就上市的疫苗真的安全吗?

梅琳达:我认为很可能是18个月。根据我们多年来与合作伙伴在疫苗研发上掌握的经验,你必须对这些化合物进行测试,接着你必须进入临床试验,然后是全面试验。虽然我敢肯定美国商品和药物管理局(FDA)会快速跟进这些疫苗试验,就像研发埃博拉疫苗那样,但是等到疫苗的安全和疗效通过试验,你还得去生产,大规模生产。我想这真的需要18个月时间。

盖茨一家

不过好消息是,我在疫苗研发前线看到许多科学家挺身而出,许多公司CEO站出来说,“我有这个平台,大家可以一块用”。制药公司团结在一起,已经在讨论“我们该如何提高生产能力,在疫苗问世后直接投入生产”。我看到了很多人为此积极努力,但是疫苗的研发需要一个完整的过程,因为你不想把有害的东西输入到人们身体中。

肖特尔:是的。除了要开发我们从未有过的疫苗外,你还得必须安全地进行人体试验,这样你就能保证开发的疫苗既能治疗新冠肺炎,也不会引发其他并发症。

梅琳达:我还想说的是,我们需要清楚哪些人可以接种疫苗,使用多大的剂量。我们知道,存在健康基础疾病的人尤其会受到新冠肺炎的威胁,例如已患有糖尿病、心脏病或者哮喘病的人。从安全角度说,你必须确保疫苗不会影响接种者的心脏。因此确实是这样,许多问题必须经过检验。

也可能开发不出疫苗 群体免疫不可行

肖特尔:如果等到18个月后,或者说不管多长时间,我们确实认为已经研发出了这种疫苗,它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疫苗?有没有可能我们根本开发不出疫苗?会出现这种情况吗?

梅琳达:是的,有这种可能。我们必须看看科学的发展情况,即便是过去5年的发展。单是我们和合作伙伴拥有的化合物就有大约1.4万种,我们还在关注许多其他正在测试中的化合物。“这个是否有希望?那个是否可行?”我们现在对化合物进行高通量筛选。我确实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种疫苗。

我们发现了攻克埃博拉病毒的疫苗,对吧?我们花了大约18个月时间,困难重重。当我看到全球科学界团结一致,共享数据和信息时,我们就能开发出疫苗。

肖特尔:好的,你的意思是说有很大可能性会开发出疫苗。

梅琳达:可能性很大。

肖特尔:你怎么看群体免疫?我们是否比想象中的更接近群体免疫,还是说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?

梅琳达:目前来看这依旧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。你不会做到群体免疫,除非有很大比重的人口已经得了这种疾病。我们从过去人类患有的所有疾病中知道了这一点。因此不行,我们距离群体免疫还很远。你不要指望群体免疫,因为如果你进行试验,任由疫情在社区中传播,许多人在此期间会死去。的确,我们可能会获得群体免疫,但是死亡人数会非常高。所以,重要的是提醒人们我们现在唯一拥有的工具是:物理隔离、洗手、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。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知道管用的方法。

怎么分配疫苗?先给医护人员

肖特尔:一旦我们有了疫苗,你觉得分配给大众的最好方法是什么?谁应该最先得到疫苗?如何大规模分配疫苗?

梅琳达:我们必须保证疫苗非常便宜,有一个基金为所有人购买疫苗,不管你身处低收入、中等收入还是高收入国家。这是可行的,我们已经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(GAVI)在这方面合作过,自1990年以来就有了,所以我们知道怎么做这份工作。

但是,我们还得非常谨慎地分配。首批接种疫苗的将是医护工作者,因为只有保证了他们的安全,他们才能协助保证其他人的安全。然后,你需要把疫苗分配给最脆弱的人群,也就是存在基础健康疾病的人群,就是上面讲的。在这之后,你就可以完全公平地在社会中分配。

梅琳达与医护人员

即便是美国也不得不这么做。新冠肺炎暴露了我们医疗系统中的所有不公平问题。因此,我们需要考虑是否密西西比州应该和疫情重灾区纽约州、加州同时获得疫苗?我们在分配疫苗时不能使用现在的方法,如今美国50个州在一起争夺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资源,毫无章法。你需要制定一个国家策略,公平地分配疫苗,我们首先考虑高风险人群。

如何防范秋季的第二波疫情?真的需要放弃个人数据,被追踪吗?

肖特尔:显然,我们毫无防备,尤其是美国。有观点称,第二波疫情可能会在秋季爆发。我们该如何应对?我们在夏末时该怎么做才能让我们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形势中?我想知道,如果可能的话,我们需要作出怎么样的部署才能预防疫情的蔓延?

梅琳达:谈到我们自己该在秋季如何做好准备,首先也是需要贯彻到底的是,我们需要听从医疗专家和科学专家的意见。他们知道哪些是实实在在发生的。我们需要建立疫情模型来观察疫情的走势,需要合理规划资源,在美国所有州公平分享。

接着,我们需要展开大规模检测,必须展开广泛检测直到你获得了检测,知道自己是否检测呈阳性。如果你感染了新冠肺炎,就需要自我隔离。除非你的状况恶化,否则你可以进行远程医疗。你需要弄明白是否需要获得医疗系统的帮助。医疗系统又分不同级别,有帮助病人吸氧的,也有重症监护室。

盖茨夫妇

为下一次疫情作准备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话题。从一开始你就应该进行检测,自始至终需要处理民权问题:人们是否愿意分享他们的健康信息。我是否愿意分享我的健康数据,这样你就会知道我是否感染?

新冠肺炎并非百年一遇 “绝对”还有更多

肖特尔:新冠肺炎是否像西班牙流感一样是百年一遇的流行病?未来我们是否还会遇到更多这样的流行病?

梅琳达:这不是百年一遇的流行病。我们“绝对”会遇到更多这样的流行病。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很强,但还没有接近麻疹的水平。我们在世界各地应对麻疹疫情,我们知道如何应对麻疹。我们会看到更多这样的疫情,因此我们需要制定好计划。我们并没有以一个全球共同体的方式制定计划。

肖特尔:为何你认为我们会看到更多流行病?

梅琳达:因为各种原因,但主要是因为我们是一个全球共同体。我们旅行,就会传播疾病。

世界何时才能恢复正常?人们的心理将发生永久性改变

肖特尔:我想以一个积极的论调结束今天的采访。我们会熬过这次疫情,对吧?过程很困难,但是我们能够挺过去。我们的生活何时才能恢复正常呢?或者说我们是否处于一个“新常态”下,有些东西会永久性发生改变吗?我想听听你的预期。

梅琳达:我确定有些东西会发生永久性改变。我们的心理会发生永久性改变。我们正在学习如何在网上开展更多会议,如何在网上照顾彼此。人们正在联系家中的老年人,使用视频电话、发送邮件或者去送饭。会改变的是我们的心灵,我希望我们能够开始意识到我们是一个全球共同体。

至于社会何时会以我们认为的正常形式重新开放,没有人真正知道答案。这实际上是在我们大规模接种疫苗时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的社会是否会局部重新开放,你可以参与特定小规模团体活动或者与一两个朋友出去转转?我想我们将开始看到一些局部重新开放的活动。

但是我们必须密切追踪数据,看看现在武汉开放后的情况如何?韩国的情况怎么样?德国的情况怎么样?这些地区的疫情爆发和应对都早于我们。接着,我们就可以确定逐步开放哪些社会部分。现在,我们需要保持物理距离。

肖特尔:我以满怀希望的心情结束了这次采访。谢谢你和比尔以及基金会为抗击疫情所做出的努力。你们很早就意识到了疫情的问题,非常感谢你们能够参与其中。

梅琳达:谢谢,肖特尔。注意安全、保重。